欢迎来到新安人才网企业管理咨询中心
咨询热线:0551-65666581 65639531 65666572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安资讯详情

连你的嘴都管不住,还谈什么职业发展

2016-09-07 11:48 已有608人浏览

可能是太想做个有趣的人吧,我在讲课时最喜欢分享的不是自己所谓“成功”的职场经验,恰恰相反,每次让我感到最激动的反而是去讲自己在过去20年职业生涯中那些失败的案例—而下面这个便是我在“如何搞定自己的老板”这节课上必讲的一个经典案例:

不能保守秘密是破坏你的上级对你的信任最有效的“利器”

故事发生在我刚满30岁的时候,当时我刚刚迎来人生的第三份工作—在可口可乐做市场和销售。先介绍一下故事的大背景:90年代末可口可乐为了尽快进入福建、江西市场,就委托它的合作伙伴(香港太古饮料)以合资的名义收购了位于厦门的一家老的国营饮料厂—厦门绿泉饮料公司,估计太古从中得到了很多当地政府的优惠措施吧,因此作为交换条件,它也把所有老国营厂的生产、品控、仓储运输等部门的人员一古脑的接受了过来,但是作为公司核心部门的管理团队,比如市场、销售、渠道等部门的人员则完全由香港空降或面向市场从新招聘。我就是在这个时候通过社会招聘进入可口可乐的。

可能是太过年轻的缘故吧,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最喜欢听到的一句话是:“Peter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虚荣心?满足感?自卑而引发出的自尊?),总之那时每当我听到有人在背后如此的评价我时,内心的满足和快乐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或许也真的是有些骄傲的资本吧,比如说我是当时唯一的通过外部招聘一进去就是主任级别的“高管”(其实我在企业混了快大半辈子了,可至今还对“高管”的定义模糊不清,每当出去讲课或见人被介绍为**企业高管时总是会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就我这样的货色能叫这么高大上的称谓吗?),直接汇报给香港空降来的市场销售总监,当时在这个级别的“正”字号领导全公司加起来好像也没有几个。

因为级别够高吧,我很快就被纳入到公司管理层的会议当中。记得那时每周一上午都要召开由总经理、市场销售总监主持的业务Review周例会。对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细节要交代:出于分权管理的目的,装瓶厂的总经理和市场销售总监并不是上下级的关系,虽然对外总经理号称是一厂之主,但在内部其实这两个人分别垂直汇报给各自的香港总部的老板,当然级别上总经理会高一层(很多外企直到现在还都喜欢搞这一套东东,而且乐此不疲)。当时的总经理是个台湾人,销售市场总监是个香港人,两个人私下里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但表面上倒没撕破脸。奶奶的,讲的我自己都累了,好了好了赶快回到正题吧,现在谈周例会……

既然是高管会议,那除了Review业务数字;谈论大政方针,一定也会谈到许多敏感的话题—比如说人事任免、升迁奖惩等(请记住,在我们讨论这些事项时,最终结果还没有对外公布),我至今都不明白自己的脑子里是那根筋短路了,当时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在一些私下的场合里“有意”或者“无意”的把本该保密的内容透露给当事人。举个例子吧:现在是周一的午饭时间,我刚从“高管”会议上下来,就在30分钟前管理层刚刚决定要在一个月后将A部门的头调到B部门当经理,A部门空出来的管理位置将由张三接任。这时我就会“无意”间路过张三的办公室然后叫上他一起共进午餐,席间我将用“尤抱琵琶半遮面”的写意手法透露出张三即将有好事来临的消息:“小张啊,你到公司几年了?要好好努力工作啊,虽然有些领导比如说那个台湾人,噢!你可千万别和别人说是我说的啊。一直都不太看好你,但是我一直都很器重你的,最近组织架构上可能会做一些调整,你要多留个心眼,做好心理准备迎接挑战啊,当然具体的安排我还不能透露,因为你的级别还不够……”每当讲到这里,我都会非常艺术的停下来,因为最让我享受的**即将来临:

“啊,真的吗?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真的真的吗?Peter主任,您真是对我太好了!如果没有你在上面努力,我哪里会得到这样的机会啊!这么机密的事只有您这样的高层才会知道啊,今后兄弟一定死心塌地跟着您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此处略去10000字)

俗话说得真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很快那个台湾总经理就听到了风声不禁勃然大怒,立刻/马上/瞬间就采取了以下一系列的行动对我展开了无情的打击报复:

不带任何解释的发文给整个公司:从即日起Peter主任不再参加每周一的“高管”例会;

两周后将我的一个下属从泉州经营部调回总公司与我进行职位互换—就是说我去泉州,他来厦门然后汇报关系倒了个个。好在这个动作给了个理由:考虑到我未来的发展潜力很大,但是目前缺乏基层实际工作经验,因此派到下面镀镀金将来好委以重任。(大爷的真把我当傻子了!)

我到今天都忘不了那段暗无天日的外派岁月:每天要向我先前的下属汇报工作,接受指示,终日以泪洗面,眼望京师内心的痛苦、煎熬、失望、无助无以言表痛不欲生啊,幸亏泉州靠海没有汨罗江,否则我早就投河而去了,我的未来在哪里?出路在何方?

俗话又说了:天无绝人之路,很快事情就有了转机。上回书里我曾经留了个伏笔—台湾总经理和香港总监两个人一直尿不到一个壶里去,随着时间的推移矛盾逐渐加剧并很快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两人由一开始的在厦门公司内斗,发展到分别找人到香港总部告状,最后甚至殃及到外部客户和合作伙伴……一开始香港总部还从中做和事佬和稀泥,但最后闹得实在太不像话了,一气之下就把两个人都干掉了,然后又空降了一个台湾人当总经理+一个香港人当市场销售总监 (这个世界上台湾人香港人真多啊)。

我至今都清晰的记得那个美好的夜晚:当我正躺在泉州经营部的床上感时伤怀怜古悲秋时,悦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我在厦门公司的内线打来电话,告知那个迫害我的台湾鸟人被干掉了!我将要很快沉冤昭雪了!我的第二春就要到来了!听到这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我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立刻打开电脑给新任的香港总监写起了Email,把我在过去四个月里所受到的委屈一古脑的倒了出来,同时向新任领导衷心地表达了自己想要尽快进京面圣的迫切心情。只见一时间指尖飞舞,键盘上清脆的敲击声打破了深夜的寂静,直到第一抹曙光降临在我的窗前。

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星期过去了,三个星期过去了,可我还是没有收到那个香港人的答复—无论是Email还是电话通知,这让我开始百思不得其解。按照电影里正常的剧情发展,遭到贬谪的主人公这时候早已经回到京师,君臣相见把酒言欢官复原职,一派欢乐祥和的大结局了!可谁成想居然没人理睬我?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于是我直接给他打了个电话,这时他才不情不愿的答应了我见面的请求—但最终的见面已经是一个半月以后的事情了,在他南巡到泉州经营部的途中我们聊了半个多小时……

“只见他带着一脸便秘的表情说到……”—这是很多年以后才流行起来的一句网络用语,当我第一眼看到它时,脑海中立刻就浮现起那一天我和这个香港人对话的场景,因为再没有什么词能像这句话这样如此传神的描述他当时的表情了:“唉,Peter,你的故事我都听说了”,当我将心中压抑了许久的委屈倾诉完之后他这样说到,“可是我现在感到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安排你好……” WHAT!这到底是说的什么屁话啊!事情这么简单明了,有什么为难的呢?官复原职不就行了吗?把我调回总部然后让我的下属回到泉州,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不就结了吗?我是受到了“不公正”的迫害当然要还我“清白”了!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那天的谈话就是在这样一种不和谐的气氛中结束的,好在最后我还是回到了厦门,但那已经是会谈三个月以后的事情了,而且最终我也没有回到原来的岗位(因为我的那个下属在过去的四个月里业绩可圈可点实在也找不出理由把人家换掉),而是去了一个新设的部门担任Leader。又过了半年我就从可口可乐郁郁寡欢的辞职,去了Dell开始了另一段长达11年的职业旅程……

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样一句古话吧:天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但是为何难养呢?其实还有后半句,但大多数人却没有听说过: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什么意思呢?就拿我的这个Case来举例说明吧:当我被放逐于远方不能被老板赏识、重用、亲近时,内心无时无刻不在心生怨恨之情。因为那时我真的相信自己所遭受到的悲惨境遇完全是那个台湾鸟人一手促成的,都是因为他对我不满意、不喜欢我,所以找出了种种理由打击报复我,此时内心仇恨的怒火已经迷失了我的双眼,全然忘记了—或者叫做有选择性的、失忆症般的忘记了。这一切其实都是因我而起的,当领导还比较器重时就不自觉地开始得意忘形,不可一世(不逊),把自己真当成了个人物,甚至将自己置于团队和组织之上,以致于全然忘记了职场中一些最基本的法则:比如保守秘密,比如不背后论人长短,尤其是对待自己的老板……

俗话有时候真的很管用:比如说“不作死就不会死”,而作死最常见的方法就是管不好自己的嘴巴,其实有时候想想,你说那么多的废话干嘛啊?还不如好好做几件实事,学点真本领,你说对吗?

作者:张思宏 


Copyright@copy2015 Goodjobs.cn all right reserved 网才信息。版权所有